必赢app

镖不喊滄州:探秘中國第一武術之鄉(2)

        武建泱泱 武乡神韵名扬八方

        沧州武林门类及拳、械有52种之多。沧州武术不断改进或创新,故虽一门类,各支系套路及演练速度也不尽相同。但同一门派,其风格特点仍保留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 兼收并蓄,百花齐放

        沧州武林人士,一向注重内外交流。来沧授艺者,都热情款待。不少人周游祖国南北,或设镖局,或任镖师,或于民间教徒,或入军旅授艺,或寻师访友学技,或参加擂台比武。武术名家马凤图、马英图传艺于西北五省、区;佟存、佟忠义、张占魁、孙文勃、杨积善、刘振山、张殿奎、吴秀峰、卢振铎、贾耀亭等授徒不下数万,遍及十余省、市。与此同时,他们又吸取各地武技精华,充实沧州武林。因而,沧州武林门类和独立拳械技艺愈加丰富,许多拳械套路,经过提炼、改进、创新独具沧州特色。随着改革开放,沧州武术不仅愈来愈受国人喜爱,也受到国际重视,现在已经辐射到欧美、非洲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        独树一帜,博大精深

        沧州武术独树一帜,除燕青、功力、八极、八卦、六合、劈挂、太祖、查滑这有代表性的8大门派以外,疯魔棍、苗刀、戳脚、阴阳枪等拳械为沧州所独有。沧州武术刚劲威猛,技击性强,既有大开大阖的勇猛长势,又有推拨擒拿的绝技巧招,一招一式中无不体现着中华文化中阴阳、内外、刚柔、方圆、天地、义理等源于儒、释、道的理念和意蕴。

        史料记载,仅明清两代金榜题名的武科进士、举人就达1900多人。他们或太极、无极;或臂卦、地趟;或形意、勉张;或青龙剑、阴手枪,十八般武艺各领天下风骚。刘化龙的滑拳“拿、摔”见长;王子平的青龙剑“一剑抵天下”;哈攀龙武艺高强,博得皇封“哈其大族,每出将种”美称;更有李冠铭“手攀房梁,股夹马起”绝艺震武林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 技艺传承,精武一家

        师徒相授是民间武术传承、传播最主要的形式。由于传统武术的封闭性和功利性,为确保本门武术的良性发展,收徒则成为师徒相授过程的重要环节。收徒要有收徒标准,只有拜师者契合了师门的收徒标准,才会有其后确认师徒关系的收徒仪式。新中国成立以来,沧州武术经历了建国初期的兴盛、文革时期的凋零以及改革开放后的振兴,收徒不再局限于门派,更多是以武馆、学校、专著等形式传授。

       如今沧州武侠名士编写的武术专著相继问世达三四十种,其中《八极拳》、《劈挂拳》被国家体育总局审定为规定竞赛套路推向全国,有的专著被译成外文,在国外出版。沧籍武杰参加拍摄的影视片和各类拳种的纪录片达七八十部。沧州武术积累了雄厚的传统武术资源,21世纪以来又吸纳跆拳道和规范武术套路等积极成分,取得新的发展。